宝书网 > 未分类 > 全小区只有我一个人类 > 第26节
    晏轻没说话,目光会绕弯一样,一打眼看见了他屋子里的场景,抿住嘴,问:“巫龄要走了么?”
    “嗯。”陆尧说:“我也要走了。”
    晏轻原来还是冷静的,然而乍听见这句话,有些不敢置信的抬起了头,黑色柔软的头发半长,被他用颤抖的手别在了耳后,然而强装镇定的问:“你要去哪儿?”
    陆尧说:“北京……”
    他嘴里刚蹦出这两个字儿来,就听见晏轻牙齿重重一磕,竟然死死的闭紧了,下巴冰凉雪白,嘴唇上不见一点血色,紧接着眼圈刷的一下子就红了。
    许久之后他僵硬的问了一句话,“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了?”
    他不问陆尧为什么要去,也不问陆尧什么时候回来,似乎就笃定了是因为不想再见到他,强烈的绝望感重重的压迫在他的脊椎上,那一瞬间晏轻很难形容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感觉,他只是背着手,攥紧了那块糖。
    其实也不是……那么不重要。
    当时他站在老师的办公桌前边看试卷。数学老师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女儿前几天刚结婚,桌子上摊着一堆喜糖,见人就分,晏轻讨人喜欢,老师就笑眯眯的往他手里塞了一把。
    “给我的么?”
    老师亲热的拍拍他的手,说:“这个是喜糖,可以送给你喜欢的小姑娘。”
    晏轻认认真真的看了她一眼,从里边挑出来了一颗形状最好看的,仔细攥在了手心,然后把剩下的还给了老师,说:“我只有一个。”
    老师愣了一下,“还真有啊……”
    “嗯。”晏轻点点头,说:“很喜欢他。”
    他把手背在身后,焦躁的抓着奶糖,可怜的问陆尧:“既然你不喜欢我,为什么当初要把我留下来?”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随手就可以扔掉的玩具?”
    陆尧有些愧疚的垂下了眼睛,晏轻站在他面前,脸上浮现起了几片黑色的鳞,印在少年白而柔软的脸上,平白添了几分艳丽,他倔强的说:“那你想错了……我愿意做玩具,但不是你想丢就能丢掉的!我特别黏,你玩过了,就再也甩不掉了!”
    他哽咽着推销自己,说:“你摸摸我……我鳞片特别光滑,我还特别软,能把自己折起来……你真的不考虑养一条蛇么?”
    陆尧迟疑的说:“我没有不喜欢你……”
    他伸出手,想要摸摸少年的头,劝道:“你年纪还太小了,有些事情我们得慢慢来。”
    他没撒谎,他是真的很喜欢晏轻。
    这几天家里就他跟巫龄两个人,巫龄忙着给他那几具尸体换绷带整衣物,整天闷在客房里不出来,他为了避开晏轻,只是偶尔去警卫室看两眼,大多数时候就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或者看书。
    傍晚的时候有混黄色的光从窗户中照进来,他脑袋会忽然‘嗡’的一声,想起晏轻来。
    晏轻是个很让人舒服的人,陆尧习惯了独来独往,大多数时候晏轻待在他身边,都让他感觉不到他的存在,而一个不经意的回头,又总能看见晏轻的眼睛。
    永远都专注。
    但是陆尧这个人,小半辈子都是孤家寡人的过,习惯了把自己隔出人群,隔出感情——人是群居动物,是社会动物,然而这么长时间了,他都不觉得自己有哪里不对。一个人怎么就过不好?
    所以他不排斥晏轻的靠近、却又在他触碰到那根线的时候,果断而又决绝的后退了一步,并把任何情面都毫不留情的掀翻。他对待感情太粗暴了,在尚未理清楚自己复杂而繁乱的心思之前,就快刀斩乱麻,断的一干二净。
    晏轻声音嘶哑道:“可是你都要走了!”
    他一头撞在了陆尧的身上,顶得他往后退了两步,屋子里边巫龄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想看看外边怎么了,陆尧扭头说:“躺好!”
    然后猛地把门扣上了,与此同时他的后背刚好抵在防盗门上,一股冰凉的铁锈味攥紧了鼻腔中,寒意越过衣料爬满全身,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晏轻已经重重的亲了上来。
    他经验太少,只是把嘴唇堵上去,比起上次那种决然的、富有侵略性的亲吻,这次更加青涩,陆尧看着他紧闭的眼睛,一时半会儿竟然没忍心推开他。
    陆尧安抚性的拍拍他的后背,许久之后晏轻终于偏开了头,却依然把陆尧按在门上,一只手在身后窸窸窣窣,把糖纸拨开了一半,然而递到了陆尧嘴边。
    “你吃。”他眼中噙满了泪水,说:“你吃了再走。”
    浓烈的奶香味扑鼻而来,几乎引得陆尧心中的愧疚决堤而出。
    他不震惊那个吻,毕竟晏轻的心思早就一览无余了,他只是……很愧疚。
    为什么不愧疚?
    一开始就是他先过的界,他对晏轻跟其他人不一样,现在人家误会了,他又翻脸不认人,说断就断,还只是因为一个苗头,实际上人家就连亲一口都没伸舌头——可是他解释不了,说一开始我对你好,只是因为你跟我死去的弟妹很像?
    他心中又酸又难受,终于退了一步,低头把块化了的奶糖含进去,奶香味儿很重,只有芯儿还是硬的了,晏轻把糖纸塞进口袋中,眷恋的蹭了蹭陆尧的头发,陆尧活动了一下酸疼的手腕,说:“我是去北京开会,你着什么急?”
    晏轻脸蹭的一下子就红了,转身就想走——
    陆尧心想走就走吧,两边都冷静一下,改天再找他谈谈……哪有两个男人吵架吵得像是情侣分手的?
    结果晏轻走到楼梯口那就不动了,前后才两步的距离,陆尧一伸手就能够到。少年背对着他,耳根通红,脖颈修长,半长的头发搭在软白的肌肤上,他又低着头,从下颚到颈窝,是一条流畅而浅薄的线,看上去就格外脆弱。
    陆尧懂了。
    他走上去摸摸晏轻的耳根,摸了好半天都没有回头,陆尧心想这就是个什么操作?他误会了?谁知道他刚刚准备收回手,晏轻就转过了身,力气大如蛮牛,硬生生按着陆尧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他道歉,说:“……我没有真想闹脾气。”
    他扯着陆尧的袖子不松手,泪水濡湿了长长的睫毛,在脸上留下了隐隐的水光。“你不要丢下我,”他用发红的眼睛死死盯着那一小块布料,又小声的重复了一遍:“你不要丢下我。”
    第41章 夜猫子
    这话说的太可怜了。
    他把自己放在了最低的位置,甚至拔掉了自己的獠牙,给人看他温软的舌头,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无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