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书网 > 未分类 > 全小区只有我一个人类 > 第16节
    娑罗无声的笑了。
    “陆尧没有你看上去的那么强大,生而为人,就必定会有软肋。”
    第24章 不能做的事情
    ‘没有那么强大’的陆尧单手扛着老大爷,溜溜达达到了铁门外边。
    老头吃了人参精的一根头发,多少清醒了一点,抓着陆尧的手臂,沙哑道:“小伙子,多谢了。”
    陆尧蹲下来,问:“您还记得家里电话么?”
    老头子摇摇头,说:“有几个不孝顺的儿女,看我快不行了,整天在那里勾心斗角的抢家产,没人顾得上我,生了跟没生一个样,也不知道还能活几天。”
    陆尧随口说:“还有个两三年吧。”
    千年人参精的功效可不是说笑的,一根头发少说也能续上几年的命,要是这老头福缘再深一点,八九年也能挺下来。但是再长就不行了,人的寿命都是有记录的,遮天蔽日隐藏短时间可以,长了的话容易被发现,到时候因果全都汇聚在小任身上,他得难受好一阵子。
    老头沉默了一下,视线从陆尧年轻的脸上扫了一圈,忽然抓住了他的手:“刚才那个药,还有么?”
    人到了临死前才最惜命,老头的手心出了一点汗,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脸上带着一点急切的恳求,却不怎么自在,估计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主,鲜少有求人的机会。
    陆尧拨开他的手,垂着眼睛说:“没了。”
    老头看着他,嘴唇哆嗦了一下,半晌露出个惨淡的笑容,说:“是我想多了,人活到这岁数了,也没什么好贪恋的了……要是能多活几年就好了,家里的资产也不至于让一群儿女给败干净。”
    陆尧似笑非笑:“老爷子,您还是给我个电话吧,现在让人把你送到医院去,总比在我这里卖惨来得好。”
    老头挣扎着站了起来,咳嗽了两声,说:“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们了。”然后在口袋里翻了两下,掏出块手机来,说:“小伙子,留个手机号码吧,趁我还活着,有空来找你们唠唠嗑,我看你们小区里老人不少,凑在一起也热闹。”
    陆尧捏着那一把干瘦的骨头,硬生生把手给他按了回去,说:“别了,我们小区里一群刁钻古怪的老头老太太,特别排外,像您这么懂礼貌的不多见,别过来受欺负了。”
    他这话明摆着就是不欢迎人家,老头也听出来了,手脚不怎么利索的打了个电话,没过多久路上开来一辆宾利,驾驶座上下来个穿着黑西装的小伙子,恭敬的一低头:“老爷子。”
    老头挥挥手,还想跟陆尧多聊几句,陆尧却有些不耐烦,最后只能被搀扶着上了车。
    车门临关上之前,老头忽然愣了一下,直勾勾的看向了陆尧身后。
    “你是……?”
    陆尧身后多了个满身污泥的少年,静悄悄的站在那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两只手被宽大的衣袖遮住了一大半,阴气森森的。
    “怎么了?”陆尧顿了一下,一扭头发现晏轻悄无声息的站在他身后,顿时扶住了额头,抢先一步把老头的车门关上了,然后敲敲玻璃,比了个手势,让他们赶紧走。
    车子很快就开走了。
    陆尧问:“巫龄呢?”
    “我就说吧,肯定先问我。”巫龄蹲在铁门角落里,小卷毛上全都是黑土,脸上脏了吧唧的,嘴里还在嚼东西,“刚才那个老头子快要死了。”
    陆尧挑了挑眉,伸手把他拉了起来,说:“要不是碰巧倒在小区门口,现在已经死了。”他伸手扣住巫龄的下巴,逼着他张开嘴,问:“你嘴里吃的什么东西?”
    巫龄红着脸把嘴闭上,然后可怜巴巴的给他看宝贝——手心里紧攥的一把枯叶子。
    陆尧问:“你们两个是不是又去打架了?”
    巫龄喊冤:“我没有!你不能总是偏心!我什么都没有干!”
    陆尧笑眯眯的问:“那你们是去哪里玩了呀?”
    巫龄犹豫了一下,往自己嘴里填了一片叶子,细嚼慢咽,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说:“我不知道,但是他想要杀我……”
    “嗯?”陆尧问:“那为什么你还活着?”
    巫龄更加迟疑了:“我也不知道……”
    陆尧一巴掌给他扇在了脑壳上,扭头对晏轻说:“你有三分钟的陈述时间。”
    “你看到了,是他先动的手。他说我很危险,让我赶紧离开这里。”晏轻有点委屈,说:“没别的了。”
    “……”巫龄一脸‘你怎么能这样’的表情,说:“你撒谎!”
    陆尧踹了巫龄一脚:“就你最皮!”
    他对巫龄非打即骂不是没有理由的,兔兔说话做事儿都比他成熟,这两个人加起来少说也快四十岁了,现在都跟刚从泥地里滚出来似的,巫龄还没有换洗衣服——又得穿他的。
    陆尧脑袋都大了,把这两个人提溜回家,然后让晏轻上楼洗澡,再把巫龄往自己浴室里一推。巫龄不是很适应热水器跟莲蓬头,陆尧就靠在浴室门框上抽烟,跟他说怎么用,没过一会儿巫龄探出头来,手上举着沐浴露跟洗发露,问:“这两个是做什么的?”
    “左边洗头右边洗身上。”陆尧扫了一眼,“别弄到眼睛里去。”
    巫龄应了一声,没多久又闭着眼睛把头伸了出来,说:“我试了一下,好像真的不能弄到眼睛里去……疼。”
    陆尧两三下把袖子挽了起来,一脚踹开门,抓着巫龄的头发把他按进了浴缸中,然后接了一小盆热水,加冷水调温,骂道:“怎么不蠢死你?……这个水温烫不烫?”
    巫龄抱着膝盖,说:“不烫。”
    陆尧‘嗯’了一声,说:“仰头。”
    巫龄就乖乖的抬起头,把后脑勺靠在浴缸边缘,让陆尧慢慢的给他洗眼睛,半晌后总算是能睁开了,仰着头跟陆尧说:“你看着我的眼睛。”
    陆尧:“……”
    巫龄一本正经的说:“你别让晏轻来找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