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书网 > 未分类 > 全小区只有我一个人类 > 第48节
    “水里有蝎子的毒。”晏轻打开背包,从里边取出来了一个布包:“我刚刚放进去的。”
    陆尧:“……”
    他眼睁睁的看着晏轻不紧不慢的解开布包,露出了里边英俊的、略带邪气的脑……他一把按住晏轻的手,崩溃道:“你给我收回去!”
    “蝎子的毒能两用,能杀人,也能解毒。”
    “收回去!”陆尧头皮都快炸了:“你一直背着这玩意儿?!”
    晏轻就算是再迟钝,也知道晏重不能再帮他更进一步了,颇为失望的把布包放了回去。
    陆尧被他气得没脾气了,揉揉太阳穴,仰头躺了下去。
    他脑袋下垫着件旧衣服,光滑修长的脖颈微微抻直,弧线紧绷流畅。晏轻坐在床边,乖巧得不得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的喉结,半晌伸出舌尖,舔舔嘴唇,渴望不言而喻。
    陆尧闭着眼睛,问:“你是从什么时候察觉的?”
    晏轻感应能力比他强了不止一星半点,从最开始,他莫名强烈的警惕就不仅仅是因为吃醋,更多的是因为符虞隐藏起来的身手。
    晏轻说:“一开始。”
    陆尧觉得自己血压蹭的一下子就上去了,压都压不住:“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晏轻没说话。
    “还知道什么,一起说了吧。”陆尧幽幽道:“我想巫龄了。要是这事儿换成是他干的,我早就爬起来打他个满脸桃花开了,还好声好气的问问来龙去脉?做梦!”
    晏轻还是不说话。
    陆尧盘腿坐了起来。他把垫在脑袋底下的旧衣服抖开,刺啦一声撕成布条,抖两下,想把血流如注的小臂包扎起来。晏轻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捧着他的胳膊,抬头看了他一眼。
    “包吧。”陆尧妥协了,“好,现在我不问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了。我们说一下另外一个问题。”
    “——村子里真的只剩下两个人了么?”
    他忽然想到了其中一个点。
    他笃定这村子除了符虞跟符兰外再无活人,是基于村子里都是遗弃者的基础上。遗弃者身体羸弱,跟普通人差别不大,所以他才能用正常人的生命迹象判断他们存在与否。但如果符虞从一开始就在撒谎,村子中并不都是遗弃者,还掺杂了一部分流放者的话,他们完全可以屏住声息、避开他的探究。
    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就被晏轻否定了:“只有两个人了。”
    “那……”
    晏轻一丝不苟的给他包好伤口,轻声道:“只有两个人,符虞隐藏实力,符兰目前不在周围……棺材中有生人气息,靠近山坡坡地的那一片,能跟村子中最近活动的气息对应起来。”
    “符虞要是我,会图你。”
    少年声音冷淡,说出了最后一句话:“她不是我,但是她也图你。”
    陆尧沉默了一会儿,重复了某个词汇:“‘对应’。”
    晏轻点点头,说:“是对应。”
    “还能跟哪儿对应起来?”陆尧五味嘈杂。
    屋子逼仄沉闷,陆尧转身打开窗户,新鲜的空气涌了进来。晏轻低声说:“还有一个地方,有那些失踪村民的气息——”
    “符虞身上。”
    陆尧很久都没有说话。
    他生死中出入无数次,该懂的都懂,这事儿传出去何止是惊世骇俗,只怕是要把一群干文职的小姑娘都吓坏。
    对应。
    怎么个对应法?
    气息这东西很难说,只要是人走过的地方,都会留下对应的痕迹,碰一下袖子有,亲两口也有,但是都不会很浓,喷两下香水都能隐藏起大半来,风再一吹就散得差不多了——长时间保留的气息则透漏出了另外一个信息。
    气息的主人在这个地方停留过很长时间。
    那么这三个地点的对应,就很有意思了。村子到棺材,棺材到……符虞。
    她吃了他们。
    怪不得棺材中没有尸体,也没有骨灰。怪不得晏轻说,她图的也是他——不只是他,应该是他们两个人。
    陆尧怀中忽然一暖。
    晏轻把脸贴在他胸口,环抱住了他的腰,他垂着眉眼,一声不吭。
    陆尧注视着他,轻轻挑了挑眉。
    “对不起。”晏轻小声说:“我错了。”
    “我知道我应该尽快告诉你,但是我……”
    陆尧心口一动。
    吃了蜈蚣之后,晏轻就发生了一点看似微不足道的变化。
    是一点并不明显的、原来藏在骨子里的强势。
    陆尧感觉到了,但是没在意。人总是会变化的,更何况晏轻年纪还小,只要大路不走偏,也就随他去了,有不想说的事情,也正常。
    “算了,我不问了。”陆尧说:“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