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书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文中的病弱女配 > 第67节
      “我们去斗塔里面看看?”
      “行啊。”
      封无寂回话间,已经单手揽着陆星音的腰直接跳下了塔尖,而两个人的眼睛和容貌都变化了,血琉璃一样的眼睛,不光面容普通,衣衫都普普通通,断不会让人生出一丁点的多余目光。
      两个人腰间挂着相似的锦囊,里面有着用封无律的血炼制的香丸,目的在于掩盖他们身上的灵力,彻底和魔教相仿,而前些日子,混到尚安府的魔教,就做的一样的准备。
      以防万一,他们不会擅自出手,不然必然会露出马脚,灵力和魔气,天差地别。
      在魔教,紫色为尊,唯有魔祖龙傲天和几个长老眼瞳呈现出紫色,他们得到了前辈魔教的传承,而眼瞳转化成紫色前,则属于正统的红色,红色的澄净程度,说明了魔教本身的修为高低。
      果然,当斗塔引导的魔教看到两个人精致的血琉璃一样的眼眸时,笔直的背脊微微弯下,语气恭敬,“三、六、十二、三十一斗台即将开始下一场,二位客人可有心喜的?”
      “三十一。”
      封无寂将一袋晶币丢到引导魔教的怀里,“包个僻静视角不错的雅间一年,剩下的晶币赏给你了。”
      引导魔教脸上浮出欣喜,他眼睛一扫就看到了,袋子里整整装了几十个紫晶币!哪怕包上一年,自己会剩下八九个紫晶币。
      一时间,魔教确信封无寂和陆星音真的来自皇城,唯有皇城的高阶魔教,会出手这般阔绰。
      陆星音将斗塔内全部的景象收到眼中,果然看到了笼子铁栏上的编号,最靠里的一个,赫然标记着魔教皇城的字样。
      那个魔教受伤应该很重,蜷缩着,面朝里面躺着,身上的衣服布满了干涸的血,让人认不出来衣服原本的颜色。
      “很神奇。”
      正含着矜傲的笑,同引导魔教套话的封无寂,听到来自陆星音的神识传音,挑了挑眉,“云澜大陆上同样有斗楼。”
      “不光斗楼。”陆星音将目光从笼子上收回来,“很神奇在,云澜大陆,虚妄大陆,明明两个大陆,但二者间居然没有语言和文字困境,甚至货币流通都一模一样。”
      不神奇么?
      哪怕在前世,一个国家内,南北方有的省份都听不懂彼此的家乡话,可在云澜大陆,陆星音从未有这样的困扰。
      封无寂怔了下,半晌神情恢复自然,“大陆上有个很古老的传说,简单说最开始有四个大陆,但被分开了,其中虚妄大陆、云澜大陆生存至今,剩下的两个不知何时泯灭于历史的长河中。”
      “二位贵客,雅间到了。”
      陆星音抬眼,看见一排雅间前,有的雅间前挂着一盏五彩琉璃灯,宛若盛开的花朵,有的雅间前则挂着一个红色的小木牌,而刚才说话的引导魔教则上前,轻手轻脚的取下前面一间雅间的小木牌,双手将其给到封无寂。
      “斗塔在百望城和皇城俱有产业,腰牌在三个塔内皆有用,当然,皇城斗塔里应该没有多余的雅间了。”
      封无寂把玩着腰牌,懒懒的应了下,“皇城斗塔里观看的刺激程度一般,就来你们斗塔看看乐子,希望有乐子吧。”
      闻言,引导魔教心中的猜测又落实了三分,抻着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二位请到雅间休息,在下让人准备些瓜果茶水,三十一号斗台在半刻钟后开始。”
      斗塔内,号数高,则刺激,引导魔教觉得他们斗塔内比不上皇城的刺激,一旦两位贵客不满,往后岂不会失去大客户,他们城内可一个坐镇的魔王镜都没有啊。
      陆星音目送着引导魔教离开,收回目光后翻看着玉简里两日内几个斗台的魔教安排,刚才在楼下看到的那个皇城送来的魔教并不在今天和明天的安排中。
      “你刚才路上已经看了安排?”
      “对啊。”封无寂有些困的打了个哈欠,半倚半靠在陆星音的肩膀上,“所以给引导的魔教一个机会,让他将皇城的魔教带上来。”
      几个魔教中,无疑皇城魔教的实力最高,而想要刺激,就得实力高的打起来才过瘾,而斗塔里,斗的不光有魔教。
      半刻钟后,三十一号斗台上,同时出现了一个魔教和一只魔兽。
      在魔教,弱肉强食被诠释的淋漓尽致。
      第99章
      在云澜大陆,有妖兽和灵兽,而在虚妄大陆,则有妖兽和魔兽,同妖兽相比,魔兽会疯狂而嗜血,体型大都强壮且长的有点对不起眼睛。
      陆星音垂着眼眸,看向刚被放出来的魔兽,唇瓣微抿,倘若说上次在善水森林里见到的双头蛟有五分丑陋的话,眼前的魔兽就有五十分丑陋了。
      高有两尺,长相偏人,肤色属于黑紫色,但让人难以忍受在他从脖颈到小腿,长满了数双眼睛,有大有小,空的位置被粉嫩的肉瘤占据。
      简直看一眼,就会让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直接死亡。
      陆星音坚持了三息不到,将目光挪到了对面,那个从标记着皇城的笼子里出来的瘦削魔族,一个男人,面容苍白俊朗,但右眼角到唇角横着一条狰狞疤痕,看上去有些凶狂,眼睛里交织着红色和紫色,“你看出那个魔族在皇城地位不低了?”
      “赌的。”封无寂说话时,声音似压在嗓子里,带着点懒洋洋的漫不经心,眼角瞥了眼台上对峙的画面,捏着颗晶莹的葡萄给到陆星音,“乖,张嘴。”
      陆星音张嘴就着封无寂的手,吃下了葡萄,他们桌上摆着的全部来自自己储物戒中带的,虚妄大陆的瓜果对体内灵力有些阻碍。
      “你可能赌对了。”陆星音单手撑着下巴,胳膊肘枕在椅子上,交织红色和紫色的眼眸,在魔族中很反常,真类比的话,相当于曾经的夜云绝,即眼前的魔族,曾经位于魔王境,但跌落到了当下的境地,被转卖了不知几手,到了斗台上。
      封无寂很喜欢喂食陆星音,喂了两三个,而堂下台上剑拔弩张,下一刻,魔兽嘶吼着冲上去,魔族轻跃后跳,背脊紧绷成弓状,“小星星,你细看他的后脖颈。”
      闻言,陆星音咬着葡萄,望去,倏然一惊,不由微微倾身,在斗塔内,他们二人不会轻易出手亦不会经常释放神识,她单靠着肉眼,将将看清,结着血疤的后脖颈有几个被烫伤的伤口,一绺一绺的黑发下,赫然掩映着黄豆大小的鳞片。
      “刚开始的确打算借着他,了解下皇城。”封无寂和陆星音都抱着一个目的,两个人来虚妄大陆主要任务在于寻鲛人,但同时,自然不会错过龙傲天的消息。
      一行四人早有约定,七日后于皇城内的斗塔前汇合,他们一时半刻对鲛人的下落又或者在虚妄大陆有没有鲛人压根没有思路,倒可以借此机会看看皇城,而相比当地人,一个从皇城来的被卖魔族,有点用处。
      封无寂平时不大喜欢解释,直接宣告结果,但慢慢的就区分对待,像陆星音坐在旁边,不用问,他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他脖子上的鳞片,目前看不出属于龙、蛟龙、鲛人,但很显然,他的双亲,一魔族一妖兽。”
      “垣洄前辈说他身上没有蛟龙的气息。”
      垣洄本身就属蛟龙一族,但常年生活在天族,因而在沧梨秘境中时,会感知到天族的血脉,而眼下,已经炼化了金龙骨的垣洄,于修为上堪比仙王境,自然而然的查探到了魔族身上的气息。
      而封无寂,一抬眼,就看到陆星音神情略有古怪,他没有催促,全神贯注的给葡萄剥皮,偶尔余光瞟一眼台上的打斗。